【旧帖】美人鱼的背后灵—旧金山芭蕾舞团“小美人鱼”

No comments

May 10,2011

gplittlemermaid_t614
Credit: 2010 Erik Tomasson

周六和老公去看三芭(San Francisco Ballet)承接汉堡芭蕾舞团的创新剧目the little mermaid,很幸运的赶上Yuanyuan Tan做主角,编舞音乐意境都是一流的。

所谓现代芭蕾当如是。几乎不见天鹅湖那种整齐的四小队八小队,颇靠近现代舞对叙事和宏大感情的表现,有几个瞬间好像把观众逼迫到了想象力的边缘,待心绪退回到故事的中心时,恍惚在旋转的身体和挣扎的指尖看到人性的流光溢彩。

小美人鱼是安徒生故事中很特别的一例,很多文学研究者把这个悲剧剖析为安徒生本人的自传,包含强烈的爱,无差别的爱恋,反映一生未婚的作者对异性和同性同样的爱意。故此次改编者加入了贯穿全剧的第三者视角人物—诗人,而美人鱼则成为他痛苦灵魂的化身。牺牲式的爱让美人鱼的存在若有似无。直至化为泡沫进入新视界,王子也没有明白自己是美人鱼渴望的对象。不求回报的爱很美,但也足以摧毁自己。

这出新版的小美人鱼舞剧充满了撕裂般的想象力,将如此复杂的主观与客观混于一体的感情展现的淋漓尽致。在美人鱼获得双腿之前,Yuanyuan Tan身着宽大的丝绸裤子避免用下部起舞,仅靠灵动的上肢和扭动的姿态便足以展现美人鱼的懵懂与渴望。被丢到船上后笨拙的身姿自然流露出被悲切氛围笼罩着的命运,在所有人的嘲笑中试图靠近王子,但却被当作小丑来玩弄,退回到舞台中央四壁赤裸的白墙屋子挣扎,寓意着美人鱼冲不出去又不愿放弃的苦恋,这一段酣畅淋漓的表演让观众感同身受。而这个舞者确实正在她的全盛时期,每一个关节每一寸肌肤都有表达的欲望和能力。

舞剧的结尾和原作很不同。在舞剧中,创造者是诗人,创造物是美人鱼。美人鱼的牺牲带来的不是悲剧,而是给诗人的救赎。感情上的疼痛让诗人和美人鱼互为你我,身影合二为一。诗人的爱给了美人鱼灵魂而让她得到永恒,美人鱼也将诗人的情感永恒延续,创造了一个爱的新视界。

全剧在表现力上甚为抽象,与芭蕾的肢体融合的恰到好处,真是精彩的表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