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pril 2017

沒想到的家務事

老公家中的兩位長輩相繼過世,病榻多年,家人也有心理準備,雖然難過,過程倒也平靜。沒想到家族風暴才剛拉開序幕,今天老公和家裡人通話才得知一二,讓我這個其實算是”親屬”的旁觀者甚是詫異。 算來距最後一位長輩的過世還不足三個月,為了兩套頗值錢的房產兄弟姐妹妯娌之間的你來我往就已經開始了。算上婆婆這個大姐,這家有兄妹五人,大哥和四個妹妹,小妹的現況比較特殊,因為年輕時的坎坷經歷,現在獨身一人,精神狀況時刻有隱憂,雖有照顧自己生活的能力,但早已失去收入來源和賺錢的能力,心理上非常需要家人的陪伴,也需要相對平靜的家庭環境。婆婆和二女對房產遺產無意,但為了小妹日後能有個基本保障,也寸步不讓,這也是整出家庭倫理的一個引火點。三女家累較重,是四姊妹中最為了自己而爭的人。大哥那邊本人身體狀況不佳,化療中,擔心病情轉移反覆,根本無暇處理這種家務事,他的老婆是最先有行動的人,能夠想像,一個伺候兩老半輩子的媳婦,還有四個小姨子,終於有了自己是主人輩分的一天,當然十分著急。 Advertisements

No comments

【舊帖】一個“外省人”的故事—觀話劇寶島一村

【今天再看多年前的觀點,很多想法都變了。融合也必須有對過往錯誤的反覆澄清為基礎才可以。】 Jan 20,2011 外省人?外省人。外省人! 人類從鏡子中學會了分辨“我”和其他,這是嬰兒向人邁出的重要一步,可喜可賀。長大了人從別人的眼中分出我們和你們,這真是可想見的悲劇。而終有一天連“他們”也在大腦中被獨立劃分,我是誰,你是誰,成了哲學終極命題。

【旧帖】美人鱼的背后灵—旧金山芭蕾舞团“小美人鱼”

May 10,2011 周六和老公去看三芭(San Francisco Ballet)承接汉堡芭蕾舞团的创新剧目the little mermaid,很幸运的赶上Yuanyuan Tan做主角,编舞音乐意境都是一流的。 所谓现代芭蕾当如是。几乎不见天鹅湖那种整齐的四小队八小队,颇靠近现代舞对叙事和宏大感情的表现,有几个瞬间好像把观众逼迫到了想象力的边缘,待心绪退回到故事的中心时,恍惚在旋转的身体和挣扎的指尖看到人性的流光溢彩。

時尚圈的二代風

最近看雜誌和Instagram,发现很多品牌有了很多年轻的new face做代言模特,Iris Law,Lily-Rose Depp,Frances Bean Cobain,Kaia Gerber,都很漂亮,白皮肤大眼睛,都有点精灵透彻的气质,感觉基因好到一个不行。不過當然了,她們都是娛樂時尚大明星的二代們,有幾位的last name超好認,都是只看這個姓氏就會尖叫的那種,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