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帖】一個“外省人”的故事—觀話劇寶島一村

No comments

寶島一村

【今天再看多年前的觀點,很多想法都變了。融合也必須有對過往錯誤的反覆澄清為基礎才可以。】

Jan 20,2011

外省人?外省人。外省人!

人類從鏡子中學會了分辨“我”和其他,這是嬰兒向人邁出的重要一步,可喜可賀。長大了人從別人的眼中分出我們和你們,這真是可想見的悲劇。而終有一天連“他們”也在大腦中被獨立劃分,我是誰,你是誰,成了哲學終極命題。

令人唏噓的人生故事總是在失落身份和尋找身份中打轉。我最愛的電影Black Swan中的Nina似乎找到了人生的路,她要perfection她要破繭而出。但執著的結果好像一切都是過眼雲煙,她在追尋更好的自己這條路上反而失去了自我。從我的視角,寶島一村講的就是一群想要找到自己為何的“外省人”的故事。

外省人龜縮在簡陋艱苦的小村莊一輩子,帶著入侵的原罪,永遠也做不了本省人,同時也永遠回不了“家”。整齣劇沒有呐喊,用一幕一幕真實的悲歡離合告訴觀衆應該是拿掉外省人原罪的時候了,村子已經拆了,無論是蔣中正毛澤東都已成爲曆史,那些漠不關心神神秘秘的國民黨高官(鹿奶奶的象征)也被開放黨禁的洪流驅逐。開放溫暖的心替代人爲築的牆,社會需要的是有才能的人,民主開放的環境,可愛的靈魂。如果這靈魂可恥,是本省人外省人又如何?

戲中最愛胡婷婷和萬芳,一個國民黨大佬胡志強的千金(現實中公主病不輕),一位是低喃而充滿靈性的歌者,都給出了演藝生涯最好的表演。而屈中恒和宋少卿長得有夠像的,如若鈕承澤也來加入,可以把故事改成三胞胎的坎坷經曆。哦,不行,那樣就不是王偉忠的嘉義空軍家屬村了。賴聲川很少有活著泥巴感的劇目,是王偉忠這位眷村“混”出來的99號小弟一定要爲眷村正名。他姐姐推出了眷村菜,自己拉場子排戲,轟動一時的《光陰的故事》也是異曲同工的令人唏噓的眷村長畫卷。

古希臘有一個哲學概念,finitude和infinitude,每個人堅持做著有限的事情,這本身也是一種無限。無論政見如何,能包容,能傾聽的社會才是本質,否則每個人都會是另一個群體的“外省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