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心理重建

和解的人生

九月半的時候做好了小默默的burial,終於放下一件沉重的要事,思慮兩天後,訂好了回鄉探望父母的機票。跟父母溝通後,因為假期的關係,兩週時間決定後一週和他們一起去看姥姥。 我是家中的獨生女,父母學歷高,有自己很好的工作,去過很多地方,見過很多人,富裕貧窮權貴走販。在風氣開放的八、九十年代也充滿改變的意念。他們對人對己都要求頗高,但缺乏適當的溝通能力,和體會他人perspective的經驗。他們習慣命令,聽話,順從,恭敬。這曾經讓我過著心裡很貧瘠的生活,跟周围人纠结,跟自己纠结。我的少年和青年甚至成年,都有很多心理上無法翻越的高牆,也許有些來自成長過程接觸的他人,比如老師同學,但更多的根源仍是來自我的父母和原生家庭。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