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Diary

和解的人生

九月半的時候做好了小默默的burial,終於放下一件沉重的要事,思慮兩天後,訂好了回鄉探望父母的機票。跟父母溝通後,因為假期的關係,兩週時間決定後一週和他們一起去看姥姥。 我是家中的獨生女,父母學歷高,有自己很好的工作,去過很多地方,見過很多人,富裕貧窮權貴走販。在風氣開放的八、九十年代也充滿改變的意念。他們對人對己都要求頗高,但缺乏適當的溝通能力,和體會他人perspective的經驗。他們習慣命令,聽話,順從,恭敬。這曾經讓我過著心裡很貧瘠的生活,跟周围人纠结,跟自己纠结。我的少年和青年甚至成年,都有很多心理上無法翻越的高牆,也許有些來自成長過程接觸的他人,比如老師同學,但更多的根源仍是來自我的父母和原生家庭。 Advertisements

沒想到的家務事

老公家中的兩位長輩相繼過世,病榻多年,家人也有心理準備,雖然難過,過程倒也平靜。沒想到家族風暴才剛拉開序幕,今天老公和家裡人通話才得知一二,讓我這個其實算是”親屬”的旁觀者甚是詫異。 算來距最後一位長輩的過世還不足三個月,為了兩套頗值錢的房產兄弟姐妹妯娌之間的你來我往就已經開始了。算上婆婆這個大姐,這家有兄妹五人,大哥和四個妹妹,小妹的現況比較特殊,因為年輕時的坎坷經歷,現在獨身一人,精神狀況時刻有隱憂,雖有照顧自己生活的能力,但早已失去收入來源和賺錢的能力,心理上非常需要家人的陪伴,也需要相對平靜的家庭環境。婆婆和二女對房產遺產無意,但為了小妹日後能有個基本保障,也寸步不讓,這也是整出家庭倫理的一個引火點。三女家累較重,是四姊妹中最為了自己而爭的人。大哥那邊本人身體狀況不佳,化療中,擔心病情轉移反覆,根本無暇處理這種家務事,他的老婆是最先有行動的人,能夠想像,一個伺候兩老半輩子的媳婦,還有四個小姨子,終於有了自己是主人輩分的一天,當然十分著急。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