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週

No comments

送走小默已經整七天了。大哭,痛哭,默默流淚,輾轉反側,全都有。沒有一天一刻不想她。傷痛的幾個階段我全經歷了,是混合的一個過程。

否認。其實直到現在,我還會有覺得這都不是現實的感覺,一個月前還好好的我的可愛的小默現在已經徹底的離開我了。在家裡似乎還能聽見她走動跳躍時指甲彈地的聲音,拱門的枝丫聲,用頭和脖子蹭牆角的痕跡還在,可是貓貓卻不在了。總是身體裡有一部分不想接受,好像也根本無法接受。


憤怒。好像偶爾會有,特別是看到有很多別人的貓貓都活到了15,20歲,特別容易生氣,不知道生誰的氣,自己的氣,老天爺的氣?不知道缺少了什麼,我努力的照顧小默,可是還是無法避免她得上這樣的病,什麼錢什麼時間我都可以付出,但是都沒有一點用。收拾房間時看到3月份去日本求的各種簽,也是生氣,生沒有給小默求個健康簽,也氣這麼多簽也沒有保佑我的小默。婆婆給我們視頻時輕易地說出讓我們翻篇兒,也有點憤懣,老公勸我,不是他們的貓當然這麼說。還總是氣為什麼不給我的小默多一些時間,那麼漂亮可愛的小默,還沒爽夠,還沒和我玩夠呢。


協商。發生在陪伴她的時候其實,有幾個晚上大哭著跟老公說,能不能讓小默回家,能不能讓小默再多陪我們幾個月,能不能。。。我也跟我自己說了,在小默住院不穩定期間,每天祈禱能讓我把她接回家就好了。其實神也實現了我的祈願,我接她回家了,照顧了她多半個月,每天看她陪她疼她。理性上覺得應該沒有遺憾了,但感情上怎麼放得下呢?總是沈浸在過去美好平和的日子裡,看到照片視頻,或有時候想起來她在家安逸的樣子,覺得心酸到無法抑制,好想回到過去。我一直都不是一個愛懷舊愛貪戀過去的人,但現在因為失去了小默,忽然覺得以前的日子好美好啊,再也沒有了。似幻似真。


沮喪/絕望。沒有目標,疲累,愧疚,自責。這些情緒反覆襲擊者我。每天努力的睡覺吃飯,但總是效果一般。6到7個小時的睡眠已經是極致,白天也無法午休一下。坐在bart上,坐在海邊,走在路上,看著人群,都會忽然心中一酸,不自覺的流淚,想到這美麗的夏日小默再也看不到了,想到她重病的時候看著窗簾縫下的湛藍的天空,想著她以前歡快的奔跑,好奇的眼神,都讓我崩潰。上週五去了sf的cat cafe,看了摸了貓貓,但走出來時立刻就哭了。沒有一只像我的小默默,沒有一只在我心裡像小默那樣漂亮可愛有性格,我獨一無二的小默,有最漂亮小臉最健康皮毛的小默好像被老天爺嫉妒一樣被帶走了,好絕望好傷心。有幾度也是跟老公哭,都怪自己沒照顧好小默,如果讓她更控制好體重,如果更能防癌抗癌,如果當初有更多的知識,如果早一點發現症狀,有很多的如果,但都沒有機會了。極度的自責,極度的愧疚。只有一個清晨迷迷糊糊間好像夢到小默,她小小的圓臉立著小耳朵,扒著床邊,探出一個小頭。之後再也沒有夢到過她。總是無法安定下來,一會一陣。一會想小默去了好玩的地方了,擔心她現在好不好,開不開心,想我們了沒有。一會又特別絕望,說著小默死了,小默走了,死了就是死了,沒有天堂,沒有納美克星,什麼都沒有,就是什麼都消失了。絕望到自己的心好痛。老公也很傷心疲憊,兩個人都有某種程度的發炎症狀,嗓子很緊,到最近兩天才稍微咳出一些痰。


接受。無論如何,生活要繼續。這就是人生被埋在最下面的冰冷殘酷的事實。生命來了又走,活著的人只能背負著並拋掉這些悲痛,走到更遠,無論多痛苦,多絕望,但必須承載,必須繼續。沒有停下來的機會,也沒有久久回望的權力。人類文明幾千年,這一終極恐懼也是促使人類不斷發展不斷進步的原因。所有創造的美好就像一個個舒適綿軟的cushion,鋪在墊在這個殘酷的冰冷事實上,讓人們能夠好好享受這一生。但總有那些時候,人會觸摸到這冷冰冰的真實之板,驚訝,悲痛,夢魘,會在短時間內襲擊者人類的精神和身體。這種痛苦超越了我目前的意志能力。小默的狀況和現實的發展控制著我,無論我自己怎麼試圖調整,我也無法overcome。她吃一點東西我就睡得好一點,她苦苦挨著的樣子經常出現,我就無法睡無法吃。就在昨天週日我們去辦完了burial的一些事項,晚上我終於這麼多日子以來第一次睡超過了8小時,質量也還不錯。這種擔憂繞在我心頭,並沒有那麼容易就可以用何種方式方法化解掉。


目前我還沒有開始整理小默的照片和做一些紀念的project,偶爾翻看一下已經無法自已。可能還需要一些時間和空間。雖然我不是一個有堅定信仰的人,也有著很悲觀的世界觀和生死觀,但這一刻我無比希望自己是一個有信仰的人,相信天堂,相信來世,相信我的小默或許還在我看不見的我的身邊,相信她已經在快樂的地方沒有痛苦沒有憂心。但我又想,或許這滄海桑田的意義就是活在所有creatures的心裡,心裡記住她,她就永生了,一直記下去,她就活在任何一個我去過的地方,活在我呼吸過的空氣中,活在所有的自然美景中。不知道究竟這世界哪種才是真諦,我很困惑,但也似乎逐漸在釋懷。

和老公談論這些,我問他,這世界上有這麼多人,都必須經歷這種觸摸到冰冷現實終極恐懼的顫抖,但人們還在繼續著,究竟是怎麼做到的?他說,其實這世界上也許99%的人早都放棄努力好好活著了,都是在渾噩的混跡著,或者放棄壓制這種恐懼被它所吞沒了。我想,我不能如此。我的小默在最後時刻還在努力的修復自己,一有機會就還是享受正常的快樂,一點也不因為快樂的減少而放棄那最後一點一滴,她是那麼堅強,那麼善解人意,她走了,但我還是要更好的積極面對,像她一樣無論怎麼樣都能夠好好地adjust,美好的看待這人生。

我無法忘掉小默,也不可能忘掉,包括她走時候我的心痛和悲傷,也無法忘掉。如果這般,不忘掉又如何呢,就記住吧,記住意味著愛還繼續著,似乎也是我和小默的另一種相處呢?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